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类似爱情

那是一种类似爱情的东西

 
 
 

日志

 
 

中国古代十大预言奇书之五  

2013-06-19 13:05:42|  分类: 经典文艺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金陵塔碑文

   《金陵塔碑文》相传为刘伯温所作,于民国七年(公元1918年)国军入南京时发现。碑文预言的是二十世纪以后的中国的事。前半部分主要讲国共内战、日本侵华和中共的统治;而后半部分至今还没有完整的解释。

碑文原文

金陵塔,金陵塔
刘基建,介石

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
草头相对草头人。
到尾只是半缩龟,洪水横流成泽国,路上行人背向西。
日出东,日没西。
家家户户受惨凄。
德逍遥,意逍遥,百载繁华一梦消。
红头旗,大头星。
家家户户吊伶仃。
三山
难立足,五子齐荣升。
心忙忙,意忙忙,清风桥
拆走如狂。
尔一党时我一党。
坐高堂,食高粱,全不计及他人丧。
廿八人,孚众望,居然秧针胜刀枪。
小星光
,蔽星光,廿将二人走北方。
去家木,路傍徨,到处奔波人皆谤。
大海落门闩,河广未为广。
良田万顷无男耕,大好蚕丝无女纺。
丽人偏爱将,尔我互相帮。四水幸木日,三虎逞豪强。
白人诚威武,因心花鸟慌,逐水去南汗,外儿归母邦。
盈虚原有数,盛衰也有无。
灵山
遭浩劫,烈火倒浮涛。劫劫劫,仙凡逃不脱。
东风吹送草木哀。
洪水滔天
逐日来。
六根未净随波去。
正果能修往天台

二四八,三七九。
祸源种己久。
民三民十民三七,锦绣河山换一色。
马不点头石沉底,红花开尽白花开,紫金
山上美人来。
一灾换一灾,一害换一害。
十九佳人五五岁,地灵人杰产新贵。英雄拔尽石中毛,血流标杆万人号。
头生角,眼生光。庶民不用慌。国运兴隆
时日到,四时下种太平粮。
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
轻气动山岳,一线铁难当。
人逢猛虎难回避,有福之人住山庄。繁华市,变汪洋
。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鸟飞羊走返家邦。能逢木兔方为寿,泽及群生乐且康。
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层楼垒阁耸云霄,车水马龙竟夕嚣。浅水鲤鱼终有难,百载繁华一梦消。

十、烧饼歌

   《烧饼歌》相传为明刘伯温所著,全文共计1912字,用40余首隐语歌谣组成,是用隐语写成的“预言”歌谣,据卦撰词,从一定的“象数”规律排来,涉及到“象、数、理、占”的入化应用,也是前人“观象玩占”的遗著,在民间流传很广,影响极深,难于理解,视为神撰。

   《烧饼歌》每句答话都像一首谜语,和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一样,写得十分隐讳,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诠释这些隐语的意思。许多研究者称《烧饼歌》非常灵验,但这些所谓灵验无非是用“既已发生之事实”去套合歌谣里的谶语。基本上,《烧饼歌》仍无法斩钉截铁地推断出未来将发生什么事件,必须等待事情发生后才来“事后诸葛”。且并无任何史料能够证明此为刘基所作,此歌于民国以前也未曾流行,故可知其为今人假名伪作。美国汉学家陈学霖考证,可能是清末之人伪托刘伯温所做。但至今民间仍认为其概括了明朝、清朝、中华民国以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的各种大事。《烧饼歌》和《推背图》等,都是中国谶纬文化的代表之作。

歌谣全文

版本一

    明太祖一日适食烧饼一口,内侍传报军师刘基求见,便以器盖之,召入,礼毕。帝问:“先生能识过去未来之事,知器中为何物否?”基掐指一算对:“半似日兮半如月,定是金龙咬一缺”。
    帝问:“天下后世之事若何?朱家可长享否?”
    基对:“吾主万子万孙,何足问也?”
    帝问:“自古有枯荣,世间无朽物,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也”。
    基对:“天机泄露,臣罪非轻”。
    帝曰:“朕今赐你无罪,但说无妨”。
    基谢恩毕奏曰:“大明一统移南偏北阙,虽然太子是嫡系,文星高照妨皇孙。”
    帝曰:“今京城筑得坚固、严密,何妨之有?”
    基对曰:“臣观城郭虽坚固,看守虽稠密,似觉无误:除非燕子飞入京,永享山河乐太平。豪杰更起文墨辈,英雄奉旨看还乡。北方胡虏害生民,御驾亲征定太平。失算功臣不敢谏,生灵遮掩主惊魂。国压瑞云七载长,胡人不敢害贤良。相送金龙复故旧,云开边日照边疆。”
    帝问:“朕之太平有谁乱平?”
    基对曰:“天下饥寒有怪异,栋梁龙德乘婴儿。禁宫阔大任横走,长大金龙太平时。老练金龙精壮旺,相传昆玉继龙堂。任用阉人保社稷,八千女鬼乱朝纲。”   

    帝曰:“八千女鬼乱朕天下若何?”
    基对曰:“忠良杀害崩如山,无事水边成异潭。救得金龙真骨肉,可怜父子顺难当。万子万孙叠叠层,祖宗山上侦依行。将相不敢朝天阙,十八孩儿滩上生。封曰木下一了头,目上一刀一戊丁,重文不重武,英雄豪杰总无春。戊子己丑乱如麻,到处人民不在家。忽遇草寇发饥寒。野蓖麻,白花籽。”
    帝曰:“偶乱饥寒荒野,平常草寇则乱天下乎?”
    基曰:“西方乱贼到面前,无个英雄敢谏言。喜见子孙耻见日,衰颓气运早升天。月缺两耳吉在中,好人栈发走西东。黄河岁运朝金阙,奔走梅山山九重。”
    帝曰:“莫非梅山作乱乎?朕令梅山守将看守。”
    基对曰:“迁面迁北定太平,辅佐帝王有牛星。传至六百半梦至,岂有玉宇得心惊。”
    帝曰:“相传六百年,朕心足矣,安望加有半字乎?朕与卿遗下锦囊,世世无相遗也,至有难可开。”
    基曰:“臣亦有此意。九尺红罗三尺刀,观若一见任逍遥。胎落女人假太监。桂花结得好英雄,折缺长城尽孝忠。国家天下有重复,摘尽李花枉劳功。黄牛背上鸭头绿,坐享国家有太平。云盖中秋迷去路,福人依旧福人胜。汉复后来折挂枝,水浸月宏大主上夷。木子一大并得去,二十三人乱方居。
    帝曰:“朕天下北方居者在否?”
    基曰:“臣该万死,大明一统至去了多时矣。”
    帝大惊曰:“此人生长何地?安享社稷,国号为何?治天下有何德泽?衣冠文物若何?”
    基曰:“虽有胡人二八秋,二八胡人二八忧。二八牛郎二八月,二八嫦娥配民夫。
    帝曰:“有二百余年运?”
    基曰:“雨水节,草头脱。春三月,秃头童子皆流血。倒置三元且听说,须是川水入台阁。十八年间水火夺,
庸人不用水火臣,此人自已用汉人。卦分气数少三数,亲上加亲亲配亲。”
    帝曰:“胡人至此,水火夺灭,亲上加亲,莫非驸马夺位否?”
    基曰:“胡人来,得英雄,水火既济有位功。有势安享天下福,称为盛世宝剑重。宝剑重磨双重磨,抄家灭族可奈何?李花结子正逢春,牛鸣二八倒插丁,螺角倒吹也无声。点画佳人丝未了,一止当年嗣失真。酉鸡啼叫空无口,兔产灵芝壮如丑。朝廷吃月保生方,叩着女人口渺茫。一见隆中特称贺,逍遥花甲乐平康。”
    帝曰:“胡人已败亡否?”
    基对曰:“尚未也。廿岁力士开双口,人有一心度短长。时佑寺僧八千众,火龙渡河热难当。叩首之年头小兀,嫦娥虽有月无光。太极殿前卦对卦,添香禳斗乱朝堂。金羊水猴又饥荒,犬吠猪啼泪两行。火烧鼠辈犹自可,虎入泥窝无处藏。草头人家十口女,又抱孩儿作主张。二四八旗难遮日,思念辽阳旧家乡。东拜斗,西拜旗。南逐鹿,北逐狮。分南分北分东西,偶遇异人在梦乡。马行千里寻安歇,残害中女四木鸡。六一人不识,山水倒相逢,在卦为解。黑鬼早丧赤城中,猪羊鸡犬九家空,饥荒灾难一并至,至好至好似丰登。民见金龙民心开,刀兵水火一起来。一钱升米无人要,父死无人兄弟抬。金龙伴马撞羊甲,二十八星问土人。蓬头幼女蓬头嫁,揖让新君让旧居。”
    帝曰:“胡人至此败亡否?”
    基曰:“二四八,八八四,杀尽胡人方罢手。炮响火烟迷去路,迁南迁北六三秋。可怜难度雁门关,摘尽李花灭尽胡,三回天三三回三。黄牛山下有一洞,可藏一万八千众。先到之人能安稳,后到之人半路送。
难恕有罪无不罪,天下算来民尽瘁。火凤鼎,两火相兴定太平。火山旅,银河织女让牛星。火德星君来下界,金殿楼台尽丙丁。一个胡子大将军,按剑驰马察情形。除暴去患人多爱,永享九州金满赢。
    帝曰:“胡人至此尚存否?”
    基曰:“胡人至此败之久矣。四大八方有文星,品物咸享同相形。琴瑟和谐成古道,早晚皇帝又中兴。五百年间出圣君,周流天下贤良辅。气运南方出将臣,八面夷人进贡品。宫女勤耕望夜月,乾坤有象重黄金。北方胡虏害生灵,更会南军诛灭成。匹马单枪安外国,众军揖让留三星。三元复转气运开,大修文武圣主载。上下三元无倒置,衣寇文物一齐来。七元无错又三元,大开文风对新联。猴子木杀保酉鸡,犬吠猪鸣太平年。文武全才一戊丁,流血千军万民迎。爱民如子真兄弟,创立新君修西京。千言万语无虚说,留与苍生长短论。”

版本二

    明太祖一日身居内殿,食烧饼,方啖一口,内监忽报国师刘基进见,太祖以碗覆之,始召基入。礼毕,帝问曰:“先生深明数理,可知碗中是何物件?”
  基乃捏指轮算,对曰:“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此食物也。”开视果然。
  帝即问以天下后世之事若何。
  基曰:“茫茫天数,我主万子万孙,何必问哉。”
  帝曰:“虽然自古兴亡原有一定,况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能享之,言之何妨,试略言之。”
  基曰:“泄漏天机,臣罪非轻,陛下恕臣万死,才敢冒奏。”
帝即赐以免死金牌,基谢恩毕,奏曰:“我朝大明一统世界,南方终灭北方终,嫡裔太子是嫡裔,文星高拱日防西。”
  帝曰:“朕今都城竹坚守密,何防之有?”
  基曰:“臣见都城虽巩固,防守严密,似觉无虞,只恐燕子飞来。”随作歌三首曰:
  “此城御驾尽亲征,一院山河永乐平,
  秃顶人来文墨苑,英雄一半尽还乡。
  北方胡虏残生命,御驾亲征得太平,
  失算功臣不敢谏,旧灵遮掩主惊魂。
  国压瑞云七载长,胡人不敢害贤良,
  相送金龙复故旧,灵明日月振边疆。”
  帝曰:“此时天下若何?”
  基曰:“天下大乱矣。”
  帝曰:“朕之天下,有谁乱者?”
  基曰:“天下饥寒有怪异,栋梁龙德乘婴儿,禁宫阔大任横走,长大金龙太平时,老拣金精尤壮旺,相传昆玉继龙堂,阉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乱朝纲。”
  帝曰:“八千女鬼乱朕天下者何?”
  基曰:“忠良杀害崩如山,无事水边成异潭,救得蛟龙真骨肉,可怜父子难顺当。”
  帝曰:“莫非父子争国乎?”
  基曰:“非也,树上挂曲尺,遇顺则止。至此天下未已。”
  帝曰:“何谓未已?”
  基曰:“万子万孙层叠层,祖宗山上贝衣行,公侯不复朝金阙,十八孩儿难上难。”卦曰:“木下一了头,目上一刀一戊丁,天下重文不重武,英雄豪杰总无春,戊子已丑乱如麻,到处人民不在家,偶遇饥荒草寇发,平安镇守好桂花。”
  帝曰:“偶遇饥荒,平常小丑,天下已乎?”
  基曰:“西方贼拥乱到前,无个忠良敢谏言。喜见子孙耻见日,衰颓气运早升天,月缺两二吉在中,奸人机发去西东,黄河涉过开金阙,奔走梅花上九重。”
  帝曰:“莫非梅花山作乱乎?从今命人看守何如?”
  基曰:“非也,迁南迁北定太平,辅佐帝王有牛星,运至六百半,梦奇有字得心惊。”
  帝曰:“有六百年之国祚,朕心足矣,尚望有半乎。”
  帝曰:“天机卿难言明,何不留下锦囊一封,藏在库内,世世相传勿遗也,急时有难,则开视之,可乎?”
  基曰:“臣亦有此意。”遂又歌曰:“九尺红罗三尺刀,劝君任意自游遨,阉人尊贵不修武,惟有胡人二八狄。 臣封柜内,俟后开时自验 桂花开放好英雄,拆缺长城尽孝忠,周家天下有重复,摘尽李花枉劳功。黄牛背上鸭头绿,安享国家珍与粟,云盖中秋迷去路,胡人依旧胡人毒。反覆从来折桂枝,水浸月宫主上立,禾米一木并将去,二十三人八方居。”
  帝曰:“二十三人乱朕天下,八方安居否?”
  基曰:“臣该万死,不敢隐瞒,至此大明天下亡之久矣。”
  帝大惊,即问此人生长何方?若何衣冠?称何国号?治天下何如?
  基曰:“还是胡人二八秋,二八胡人二八忧,二八牛郎二八月,二八嫦娥配土牛。”
  帝曰:“自古胡人无百年之国运,乃此竟有二百余年之运耶?”
  基曰:“雨水草头真主出,赤头童子皆流血,倒置三元总才说。须是川水页台阙,十八年间水火夺。庸人不用水火臣,此中自己用汉人,卦分气数少三数,亲上加亲又配亲。”
  帝曰:“胡人至此,用人水夺火灭,亲上加亲,莫非驸马作乱乎?”
  基曰:“非也,胡人英雄,水火既济,安享太平,有位有势,时值升平,称为盛世,气数未尽,还有后继。宝剑重磨又重磨,抄家灭族可奈何,阉人社稷藏邪鬼,孝弟忠奸诛戮多。李花结子正逢春,牛鸣二八倒插丁,六十周甲多一甲,螺角倒吹也无声。点画佳人丝自分,一止当年嗣失真,泥鸡啼叫空无口,树产灵枝枝缺魂。朝臣乞来月无光,叩首各人口渺茫,一见生中相庆贺,逍遥周甲乐饥荒。”
  帝曰:“胡人到此败亡否?”
  基曰:“未也,虽然治久生乱,值此困苦,民怀异心,然气数未尽也。廿岁力士开双口,人又一心度短长,时俺寺僧八千众,火龙渡河热难当。叩首之时头小兀, 娥虽有月无光。太极殿前卦对卦,添香禳斗闹朝堂。金羊水猴饥荒岁,犬吠猪鸣汨两行。洞边去水台用水,方能复正旧朝网。火烧鼠牛犹自可,虎入泥窝无处藏。草头家上十口女,又抱孩儿作主张。二四八旗难蔽日,辽阳思念旧家乡。东拜斗,西拜旗,南逐鹿,北逐狮,分南分北分东西,偶逢异人在楚归,马行万里寻安歇,残害中女四木鸡,六一人不识,山水倒相逢、黄鬼早丧赤城中,猪羊鸡犬九家空,饥荒灾害皆并至,一似风登民物同,得见金龙民心开,刀兵水火一齐来,文钱斗米无人要粜,父死无人兄弟抬,金龙绊马半乱甲,二十八星问士人,蓬头幼女蓬头嫁,揖让新君让旧君。”
  帝曰:“胡人至此败亡否?”
  基曰:“手执钢刀九十九,杀尽胡人方罢休,炮响火烟迷去路,迁南迁北六三秋,可怜难渡雁门关,摘尽李花灭尽胡,黄牛山下有一洞,可投拾万八十众,先到之人得安稳,后到之人半路送,难恕有罪无不罪,天下算来民尽瘁,火风鼎,两火初兴定太平,火山旅,银河织女让牛星,火德星君来下界,金殿楼台尽丙丁,一个胡子大将军,按剑驰马察情形,除暴去患人多爱,永享九州金满 。”
  帝曰:“胡人此时尚在否?”
  基曰:“胡人至此,亡之久矣,四大八方有文星,品物咸亨一样形,琴瑟和谐成古道,左中兴帝右中兴,五百年间出圣君,周流天下贤良辅,气运南方出将臣,圣人能化乱渊源,八面夷人进贡临,宫女勤针望夜月,乾坤有象聚黄金,北方胡掳害生灵,更会南军诛戮行,匹马单骑安外国,众君揖让留三星,上元复转气运开,大修文武圣主栽,上下三元无倒置,衣冠文物一齐来,七元无错又三元,大开文风考对联,猴子沐盘鸡逃架,犬吠猪鸣太平年,文武全才一戊丁,流离散乱皆逃民,爱民如子亲兄弟,创立新君修旧京,千言万语知虚实,留与苍生作证盟。”

  评论这张
 
阅读(29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