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类似爱情

那是一种类似爱情的东西

 
 
 

日志

 
 

唐朝女皇武则天的肚量  

2013-10-16 15:41:19|  分类: 中华历史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则天堪称中国历史上的超级女强人,她给自已取名曌(此字系武氏新造),取日月临照、以天为则意。在“牝鸡无晨”作为主流意识的古代社会,武则天以女流居然堂堂正正地坐上了皇帝宝座,不但坐稳了大位,而且把国家治理得像模像样,前承贞观后启开元,使她成为盛唐治世有作为的皇帝。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历史的奇迹。

 武则天所以能够创造传奇似的历史,除了天生的迷人脸蛋让她得以走进皇宫,赢得“媚娘”的艳名,成为两代皇帝的宠幸,更得益于她的学养、气质、性格、权术、健康和肚量。

 武则天兼涉文史,明于治国之道,具备较强的从政能力。674年,天后武则天建言十二事,包括劝农桑,薄赋徭;息兵,以道德化天下;广言路;杜谗口等,由此可知其见识不凡。武则天有着强烈的权力欲,政治热情高涨,她不愿做贤妻良母,也不满足于垂帘听政,而要实实在在地过一把皇帝瘾,即使亲生儿子步入中年,甚至孙子也到可以亲政的年龄,她老人家依然死死占着大位不让。武则天有着强健的身体,长寿为她提供了足够多的创造历史的时间。武则天有着强势的霸气和咄咄逼人的性格,而李治的庸懦柔弱更成就了她的霸气。武则天有着强硬的铁腕和冷酷似铁的心,不管是亲生儿女、床笫之欢的情人,还是为她卖力的酷吏,说杀就杀,眼都不带眨的。武则天城府深沉莫测,屈伸运用自如,拥有强力的政治权谋和驭人术,挟刑赏之柄以御天下,政由己出,明察善断,故当时英贤亦竞为之用。她用驯服烈马的铁腕“革命”,靠杀戮立威,凭告密、酷刑震慑朝臣,除了这些专政武器,还不时请出天公来助阵,这就等于正告反对派:女皇掌权是顺应天意!

 至于随机应变,对武媚娘来说更是小菜一碟。唐高宗患头痛,以致不能看东西,召御医秦鸣鹤诊视。秦鸣鹤请求用针刺头使出血,可以痊愈。武则天并不希望皇上病愈(那会妨碍她登上权力顶峰),因大怒说:“此人应该杀头!他竟想在天子头上刺出血。”秦鸣鹤急忙叩头请求饶命。高宗说:“尽管大胆刺,未必效果不佳。”于是御医用针刺百会、脑户两个穴位。高宗说:“啊!我眼睛似乎能看清了。”武则天立即手扪前额说:“这真是上天的恩赐呀!”遂亲自拿彩缎百匹奖励秦鸣鹤。

 除上述逐强项外,武则天还有一个很难得的强项,就是她的肚量。容我列举实证来说明其容忍的气度和自我纠错的襟怀。

《为徐敬业讨武曌檄》,是一篇为扬州徐敬业武力反对武则天干政制造舆论的檄文,通篇都是痛骂武则天的言词。史载:武则天见檄,问曰:“谁所为?”或对曰:“骆宾王。”太后曰:“宰相之过也。人有如此才,而使之流落不偶乎!”对臭骂自己的文人,犹存爱惜之意,委实难得。

 苏良嗣是武皇帝任命的左相。可是苏良嗣居然着实让武则天难堪了一回。苏良嗣与和尚怀义在朝堂相遇,怀义傲慢无礼;苏左相大怒,令随从拽住他,狠扇耳光。怀义告御状,欲假女皇之手出口恶气,女皇却说:“阿师应当从北门出入,南牙是宰相往来之地,不要去触犯他们。”怀义这个假和尚是武则天半公开的情人,扇怀义不啻打女皇的脸吗?然而,在大臣和情人之间,武则天选择了保护大臣,因为她知道,上床需要情夫,治国则需要良相。

 其实,当初武则天托言怀义有巧思,使入禁中营造,以便随时行欢时,对此心知肚明的补阙王求礼就一本正经地上表,引太宗阉罗黑黑而后使教宫人故事,请求女皇下令先阉怀义,再供宫中驱使,以免淫乱宫闱。这不存心跟女皇“捣乱”吗?武则天也许是一笑了之,最终不过“表寝不出”而已。

 就是这位王求礼,嗣后还屡次公开唱反调,扫女皇的兴致。长安元年(701年)三月,大雪,宰相苏味道以为瑞,帅百官入贺。殿中侍御史王求礼反对说:“三月雪为瑞雪,腊月雷为瑞雷乎?”一心想颂圣唱赞歌的苏味道们当然听不进去。既入,王求礼非但不祝贺,反而说了一番败兴话:“今阳和布气,草木发荣,而寒雪为灾,岂得诬以为瑞!贺者皆谄谀之士也。”女皇为之罢朝,例行的御前会议也取消了。时又有献三足牛(遗传变异生出怪胎)者,宰相复贺。王求礼扬言曰:“凡物反常皆为妖。此鼎足非其人,政教不行之象也。”女皇为之愀然。像王求礼那样保持清醒,不跟着起哄尖叫,显得非常难得;而能容忍他一再犯上“唱反调”,尤其出乎常人预料,武则天的肚量,毕竟难得。

 女皇自己颇有容人之量,对大度的宰相狄仁杰就特别关爱。她曾对狄仁杰说:“爱卿在汝南任职,甚有善政,可有人却在背后攻击你,现在你想知道说你坏话的人吗?”狄仁杰叩谢道:“陛下以臣为过,臣请改之;知臣无过,臣之幸也,不愿知谮者名。”女皇对狄仁杰的肚量深表叹美。缘此,她对狄仁杰信任有加,群臣莫及,常谓之国老而不名。仁杰好面引廷争,女皇每屈意从之。入见,常止其拜,曰:“每见公拜,朕亦身痛。”狄仁杰去世,武则天流着泪说:“朝堂空矣!”此后朝廷有大事,若群臣无法决断,女皇就会喟叹:“天夺吾国老何太早邪!”

 武则天为笼络人心,扩大统治基础,大量擢用读书人,实行“试官”制度。时人为之语曰:“补阙连车载,拾遗平斗量,杷推侍御史,碗脱校书郎”。举人沈全交续此谣曰:“评事不读律,博士不寻章,面糊存抚使,眯目圣神皇”。前面已说补阙、拾遗等官职滥得车载斗量,而沈全交续语,不惟嘲讽官人不学无术,更直击“圣神皇帝”,说她眯起眼皮装着没看见。这不是在诽谤朝政恶毒攻击女皇吗?令人惊奇的是,武则天闻御史报请依法严惩沈某人后,居然笑着说:“但使卿等不滥,何虑天下人语?”只要众卿身正,百姓讽刺几句怕什么?为此,她并未惩处讥刺时政的沈全交。

 司刑丞徐有功公平宽恕执法,不搞逼供,多次纠正酷吏所诬构的冤案。尝廷争狱事,太后厉色诘之,左右莫不悚栗,有功神色不挠,争之弥切。太后虽好杀,知有功正直,甚敬惮之。最高领导“敬惮”一位正直法官,这就叫政治胸怀。

 右补阙朱敬则认为女皇既已登位,人心也已安定,就应减省刑罚,崇尚宽大,于是上疏认为:过去的妙策,成了当今的无用之物。恳切希望看看秦、汉的得和失,考察当前的事怎样办才合适,去掉诬陷者的牙和角,挫去邪恶阴险者的锋芒,堵塞罗织罪状的源头,扫除结党营私的痕迹,使天下百姓无忧无虑,岂不快乐!太后赞许他的话,赏赐帛三百。

 针对武周赦令不息和赏赐过频,取士太广,官爵易得而法网严峻,获嘉主簿刘知几表陈四事,言词可谓尖锐。疏奏,女皇予以嘉奖。

 长安元年(701年)武邑人苏安恒上疏:说古道今,请求女皇禅位东宫,自怡圣体!黜诸武为公侯,任以闲简。分封诸孙,以夹辅周室,屏藩皇家。女皇召见,赐食,慰谕而遣之。明年五月,苏安恒复上疏,直接批评“陛下贪其宝位而忘母子深恩,将何圣颜以见唐家宗庙,将何诰命以谒大帝坟?”请求女皇将大位“还归李家”。一介平民, 两次上疏请武则天退位,武则天并未治其罪。之后,魏元忠冤案发生,儒生苏安恒又一次上疏女皇,其言词更加激烈,无所顾忌,全面抨击最高晚年错误:“陛下革命之初,人以为纳谏之主;暮年以来,人以为受佞之主。自元忠下狱,里巷恟恟,皆以为陛下委信奸宄,斥逐贤良。忠臣烈士,皆抚髀于私室而钳口于公朝,畏迕易之等意,徒取死而无益。方今赋役烦重,百姓凋弊,重以谗匿专恣,刑赏失中,窃恐人心不安,别生它变,争锋于朱雀门内,问鼎于大明殿前,陛下将何以谢之?何以御之?”张易之等见其疏,怒不可遏,必欲置苏安恒于死地,幸赖朱敬则及凤阁舍人桓彦范等极力保护,安恒免于难。据实而言,苏安恒幸免一死,实在是受惠于武则天的肚量,能容忍苏安恒那一番口无遮拦的“恶攻”言论,女皇的雅量,你不能不佩服。

 长安二年(702年),监察御史魏靖上疏,请求复查甄别来俊臣等所制造的冤狱,予以平反。大臣李峤、崔玄暐,司刑少卿桓彦范等亦曾上书请求昭雪酷吏所致冤案,女皇感悟,派监察御史苏颋复核来俊臣等人所处理的案件,很多人因此而得以免罪昭雪。

 在此前的公元693年,女皇就为“岭南流人谋反”案作了平反。当初,有人诬告岭南流人谋反,女皇遣摄右台监察御史万国俊去查处。该万至广州,一日戮三百馀人,回来编造流人“反状”,因而升官。随后,几个屠夫奉命前往南方镇压流放者,进行杀人比赛,最多者杀九百人,有远年流人非革命时犯罪者亦同被杀。女皇颇知其中冤滥,诏令:六道流人未死者并家属听任还乡。万国俊等不久亦相继处死或流放。

 无论酷吏制造的冤案,抑或“岭南流人谋反”冤案,最高主谋和最终推手实际都是武则天,这是毫无疑义的。平反自己主导造成的冤案,等于承认自己错了,的确非常难得。纵观古今帝王,下诏罪己、纸上说说,做个姿态,或许代不乏人,然而,实打实认错,勇于纠正自己制造的冤案,真还屈指可数呢!

 如果上述两例属既错后平反,下述一事则是止错于未然。宰相魏元忠蒙冤贬谪,离京时,太子奴仆崔贞慎等八人,不但来为魏元忠送行,还在郊外公开摆起了饯行酒筵,全然不怕自己仕途因此受到影响。张易之因匿名告密,谓崔贞慎等与魏元忠共谋反。女皇即令监察御史马怀素审理,并明确指示:“此案证据确凿,只要走走过场,尽快报告结果就行。”案子还在审讯中,上边就多次催索“结果”,说:那伙人谋反,罪行昭然,怎么还迟迟不能结案?马怀素则坚持要求告密者出庭作证,女皇却称她也不知道告密人在哪里,命马怀素“但据状鞫之”,何必要问告状者是谁呢。马怀素就如实报告审理结果:查不出谋反证据,无法定罪。女皇听了,非常生气地质问:“卿欲纵反者邪?”对曰:“臣实不敢纵反者。元忠以宰相谪官,贞慎等以亲故追送,若诬以为反,臣实不敢……且陛下操生死之柄,欲加人之罪,取决圣衷可矣;若命臣推鞫,臣敢不以实闻!”皇上又问:“汝欲全不罪邪?”对曰:“臣智识愚浅,实不见其罪!”至此,武皇帝居然听取了马怀素的意见,改变自己的初衷,崔贞慎等人也得以幸免蒙冤被难。

 武则天辞世后又留下了一笔特殊的政治文化遗产—乾陵无字碑。千秋功罪任后人评说。

 武则天不可能是弥勒佛转世,也未有弥勒佛那般“大肚能容”,但她的肚量毕竟创造了一段非比寻常的历史,难能而可贵。李白把武则天列为唐朝“七圣”之一,可谓卓有见地。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